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生命和歌(组章)

2015-04-03 00:58 来源:作家报 作者:马张留
字号:T T
摘要: 我知道你轻轻地来过了。阳光洒满大地,以及鸟的洁白的羽毛。你这春天的使者,总是愉快地唱着心中的歌。

       
  马张留,80后。高中教师,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签约作家。爱好旅行、摄影、绘画等。出版散文随笔集《高原骄阳》、《逆风的翅膀》、散文合集《风雅颂九人行》、诗合集《文心中国》,以及教育专著《模仿创新学》、《赢得课堂精彩:教师的天职》(合著)、《走出困局,做幸福教师》(合著)、《锁定十五年做一名出色教师》(合著)、《教师综合素质发展与评价应用》(合著)等。作品入选《中国当代短诗选》、《散文诗中国·21世纪十年经典》等。部分文章被制作成中学语文阅读试题。
 
 
水滴
 
  上升的秘诀,要么掏空身体,丢掉灵魂,要么安插媚俗的翅膀,在讽刺的天空飞舞。漫天竞相追逐的雪花,刺痛细碎的美。
  一滴水的方向,眼光向下,重心向下。速度不可阻挡地增加。着落,而非堕落。回乡的路,比来时更远。
  请把我留在时光里独自燃烧,即便化作灰烬,也是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精神出口。
 
水塘
 
  流动的水,坚实的土。鸟,自由地飞来飞去;小船,从眼前漂过;而我,只在这里,静静地眺望远方。
  我将心事,记录在这片水上,那粼粼的波光,便是智慧的光芒。
  忧郁的诗人,读懂了它们,卸下肩负,走了。
  我不思量,不收藏,我的梦里只有一片浅浅水塘,还有清冷的月光。
 
流  星
 
  我是一颗来自宇宙的无名流星,落到地球上。当我划过星空时,许多人翘首仰望着我,发出阵阵感叹,哇,太美了,就是高不可攀。然而我坠地之后,人们忽然发现,原来曾经闪耀光辉的我,只是一块石头,与地球上的石头相比,仅仅多了一些经历而已。 
  我只要经历过就够了。人们抛来白眼,冷冷地甩下两句就走了:“别以为你曾经在天空闪耀过,就有啥了不起的,现在还不是很平凡,还不如我们平淡地过一生。”台阶没有留下我们的脚印,只是被我们踩出了凹痕。 
 
 
  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翠竹,站在嶙峋的石上,在变幻的自然光线下斑驳。竹林间碎碎地散发着青鸟的鸣声。
  是被稽康之酒醉伏地而卧的七贤之竹,是娥皇女英泪渍斑斑的湘妃竹,也是绘画中神韵淡雅的板桥竹。一竿身躯,漫满清秀态度,独守宁静与怡然,何曾想过长成参天大树! 
  唯一的期待,某一天可作洞萧,或为竹笛。历经削磨,雕镂,勾画,肌肤受损,筋骨挫伤,皆毫无怨言。

芦 苇
 
  一丛芦苇,陷于干涩的河床里,兀自在夜风里静默。在夜空的映照下,剪纸般的身影,一种守望的姿态,一朵完整的灵魂,在时间的呼啸中从容。
  我只身一人,一棵会思想的芦苇,对着战栗的影子,面对太阳初升的地方,凝视黑暗。 
  芦苇无言,我亦无言,无言也是一种沟通。
 
彼岸花
 
  叶呀,今生不见你,我就肆意开一场,绚烂的心事绽放,张开翅膀,把自由歌唱,将幸福守望。
  花呀,今世不见你,我就索性钻进地,身子低到尘埃里,无怨无悔。快乐与痛苦,都甘之如饴。
  生生世世,一次次错过。只盼着,哪一夜与你梦中相会,让这一季的风,吹拂在花舞叶摇之间。
 
雪化了,留下诗
 
  不是每一片秋叶都静美;不是每一颗水珠都剔透。心做的房子,房前栽花,屋后植柳。屏蔽一切有害细菌。
  花的交谈,风的抚摸,超强的引力,拉近距离。迎来水的清澈,荷的香气,窗外的鸟鸣。微笑着举行一场仪式。
  我知道你轻轻地来过了。阳光洒满大地,以及鸟的洁白的羽毛。你这春天的使者,总是愉快地唱着心中的歌。
 
 
  诗的精魂,不是魔鬼,而是元神。遁形于瓶。先人以锡封瓶口,投瓶入海。待百年千年之后的有缘人,捞起,启封。
  多年以后,有根的兰花,已形体不存,但馨香尚在。后人开瓶探究,狭窄的道路,赢得灵魂的深入,抵达内心的城堡。
  精神需要一个可以承受的枷锁,钉在生活的十字架上救赎。如果无法捕捉元神,即使全身钻入瓶中,唯见空腔。
 
歌 唱
 
  当我思念,我便歌唱,以歌声充实生命;当我失落,我亦歌唱,以歌声排遣悲伤。
  你纵身跨越,落脚还是大地,弧线转瞬即逝;你转过身去,两颗心的距离未曾改变。
  你那流云似的瀑布之上,记忆的发夹醒目。多么美妙的暗示,像露珠折射的晨光。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