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没法说的王立

2017-10-16 11:12 来源:国际化文作家网 作者:毛梦溪
字号:T T
摘要: “不是每个擦肩的人都会相识,不是每个相识的人都会相知。”这是由我作词、王立老师作曲、王爱华演唱的《说不出的爱》之中的句子。这是一首爱情歌曲,我和王立老师不是异性,也不是“同志”,所以没有爱情,但有的是相识、相知的机缘巧合,有的是相知、相惜的

 

 

没法说的王立

——序王立乐谱集《蓑笠横江钓》

毛梦溪

 

“不是每个擦肩的人都会相识,不是每个相识的人都会相知。”这是由我作词、王立老师作曲、王爱华演唱的《说不出的爱》之中的句子。这是一首爱情歌曲,我和王立老师不是异性,也不是“同志”,所以没有爱情,但有的是相识、相知的机缘巧合,有的是相知、相惜的难得情份。

与王立老师相识,先是因为传说中他的音乐天赋与文学才华,更是因为他的朴实与厚道。归根结底是因为一个共同的爱好——音乐,我们走到了一起。虽然至今我们也只有和黔东南音乐人在凯里欢聚,那群体式的一面之缘,但我们的合作程度早已走向了“蒂固根深”。

以前,做音乐,我是一个“纯粹”得接近无知的人。只知道写词,别的啥也不管,啥也不会。真正全面参与,还是从认识王立老师开始,是王立老师把我带进了“自娱自乐”全新的音乐世界。如果说以前叫“寸步难行”,现在可以说“海阔天空”,不再受这因素那因素的左右,不再受这方面那方面的约束,想咋做咋做,独乐乐也众乐乐,众乐乐又独乐乐,总之有些不亦乐乎。

做音乐的人都知道,现下作词是音乐界最弱势的群体(或许名家可以除外)。我词作者不但要找人作曲,还要花钱去做编曲,求人或花钱请人去唱小样,后期的费用也是不能少的。做来做去,做成了只赔不赚的“包工头”。这是现在底层音乐人的一个现状。

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王立老师帮我“拉下水”,比如在我完全不知道怎么运作的情况下,王立老师帮助作曲,帮助联系编曲、联系演唱、联系后期,在我不知不觉之中,完成了所有选项,拿到我手里的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无尽的别离》。其实这是捏在我手里十几二十年的一首词,经过烟锁清秋(唐美华教授)的深情演绎,那一份无奈与缱绻,到此时才算有所释怀。

从烟锁清秋、王爱华、沁心小筑、王小娟到陶静,都是王立老师介绍我认识的歌手。王立老师会作词、作曲,人缘又好,所以音乐人脉资源比我丰富得多。比如他所介绍的烟锁清秋,居然是我的同乡,同为湖南祁阳人。当然,在人际交往上,王立老师绝不是一把好手,甚至可以说是“笨笨”的。因此,他当然没有告诉我烟锁清秋是我同乡,而是我在王立老师的博客文章中发现的。

王立老师“笨笨”的故事很多,因为直到现在,他还常常帮衬着我,所以暂时不宜爆料得罪他太多。

这是我首先要说的,王立老师的厚道,厚道得惊人。多年来,他不但帮衬着我,也帮衬了很多如同我一样,在音乐上有所追求,又有些无能为力的人。

 

有一些朋友,总把王立老师和民进中央原副主席、著名作曲家王立平搞混,但更多的朋友以为王立老师是一个专业作曲家。其实这都是从音乐角度的一个错觉或经验判断。如果我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王立老师,保证你不吓一跳,也会吃一“鲸”。王立老师长相非常符合前面说到的“厚道”,但绝不符合他的音乐,他的音乐可真有些狡诈多变,不好说是不是狐狸,但他的音乐细腻善变的程度,那真的是比女人还女人。

现实生活中,王立老师是贵州剑河县一个国企公司的经理,常常忙得“四脚不点灰”,长年奔走在广东、广西、重庆、湖南和贵州其它县市之间,所以后来我终于理解他作曲为什么那么快了,有时一夜居然能写三、四首。这其中,一是由于他的才华在那,具备这个条件;二是他的确没有太多的时间;更为奇葩的是,离开了电脑,他写不了曲,所以,回到家,端坐电脑前,边写边打谱,时间显然是有限的,不快也的确不行,找他写曲的人又多得要命。名声在外,人缘又太好,不好挡,也挡不住。

与其说王立老师的惜时如命,倒不如说他对音乐痴迷得过份。很多时候,他是在深夜回到家里,才开始一天的创作,不像我们多少能找一些比较宽松的时间与环境,而他只能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但又不能随时随地,所以多数只能在深夜回到家里。人到中年,精力自然一年难如一年,如果没有那一份痴迷与执着,我想大概是不太可能长期坚持的。

没有才,所以不敢用“江郎才尽”,但这一两年的确不如以前之勤快,歌词渐渐写得少了,而且写得少了许多。我是一个胸无大志,随遇而安的人,尤其要命的是不想缺席孩子哪怕一天一段的成长经历,沉溺于家庭琐事多了,有些疏远了音乐。前段王立老师还不断地在“喊我”写词,最近有一些日子不怎么“做声”了,估摸着他对我开始已有了些“积怨”,也或许开始产生了失望情绪。

一个被众多词作者求着、追着的作曲家,还顾得上抽空催促我,更何况我们的交往也仅限于音乐,你说这不是缘于对音乐的痴迷与执着是什么?没有问过王立老师的感受,自我感觉,或许我们两个更心有灵犀,更适合合作。比如,我写了词,发给他,就什么都不用管,什么沟通什么交流仿佛都是多余,可以说,就词本身我们几乎没有过什么沟通,微信、QQ上的交流,也只是偶尔扯上几句闲篇,仅此而已。

如果要说我们“心有灵犀”到什么程度,打个比方说,去年他说要为他家乡“南寨镇”写一首歌,什么资料都没给我,明确的告诉我:“我只能给你几个词:锡绣、仰阿莎湖、天堂界。”后来便有了这首《悠然南寨》:


可还有这样的超然物外?
可还有这样的绿色生态?
锡绣苗服世世代代,
村村寨寨相亲相爱。

可还有这样的淳朴实在?
可还有这样的悠然情怀?
牛角米酒畅畅快快,
祖祖辈辈安营扎寨。

这可是生我养我的南寨?
这可是生生不息的南寨?
低头静思仰阿莎,
举目大美天堂界。

这就是我思我想的南寨,
这就是欣欣向荣的南寨,
阳光铺就康庄路,
绿色发展幸福来。

我的锡绣,我的南寨;
仰阿莎湖,天堂界,
我的南寨。

        就这样,我们合作了几年,合作了几十首歌曲。至于好与坏,这瓜田李下的,容易有借表扬王立老师也在表扬自己之嫌,所以我一句也不说,还是请大家去品味、去体会。在此之前,我摘几句著名诗人、诗评家对他音乐的评价,立此存照:

感觉王立的曲子,最突出的特点:一般主歌都比较沉稳含蓄,但副歌却有清奇嶙峋的突破,感觉好温婉,缠绵而又高贵抒情,他的旋律绝不是一般的套路,而总是出乎预料,在你觉得可以顺势而下时突然来个抑扬顿挫的转折。

因为涉及到喜怒哀乐各种情怀的歌曲,王立谱出的曲子也便有不尽相同的展现,或阴柔温婉,或豪放热烈,或悲愤幽怨,或激进抒情,总之各具才艺,境界独特。

这是王立老师对音乐的痴,下面说说王立老师对家乡的那份爱。

热爱家乡,是每一个人的本能。王立老师也是,他热爱家乡,爱得非常深沉。

2016年年底,我在新华网上看到这么一篇报道《剑河:一份成就仰阿莎寻根之旅的建议》,报道中写道:

“我们的建议送上去了?”“送上去了,政协委员提了,人大代表也提了!”“太好了,这回巫包有看头了。”1128日晚,在巫包村,村民们在qq群、微信群里热议起来,相互奔走呼告。

    剑河政协提案与法制委员会主任彭锦告诉笔者,他1127日确实收到了一份涉及巫包的提案,就是《关于建立仰阿莎乡村农文旅体一体化产业园的建议》,“我们立即进行提案梳理,20个工作日后,我们将交付县政府办复。”

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份建议引起这么高度的重视?建议起草人之一的政协委员王立老师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王立老师说,剑河县是仰阿莎的故乡,传说中仰阿莎是从巫包村七星塘边上的老水井里出生的。在县城,我们已经建立起了仰阿莎主题公园、仰阿莎温泉小镇、仰阿莎景观大道等一系列城市景观,但是游客若要想了解和追寻仰阿莎文化的源头,必须来到仰阿莎的诞生地。为了圆游客的这一梦想,必须好好保护和开发好巫包,建立一个与有别于城市景观,弥补城市旅游体验不足的乡村仰阿莎文化体验地。

“赏赏温馨的田园美,尝尝热情的拦门酒,跳起欢快的芦笙舞,吃到可口的农家饭,体验原生态的农家生活……”王立老师说,过腻了高强度城市生活的市民,来乡村放松一趟是很有必要的,这对于农村就是机遇,希望这一份建议能够成就广大游客的一趟仰阿莎寻根之旅。

这就对了,记得去年王立老师找我“办事”来着,让我帮助他为乡村旅游柳富村写牌扁和对联。当时我找了著名书画家谢云生、王沛忠二位老师。听了他们的故事与想法,二位书画家也颇为感动,不但免费写,而且各写了还不止一幅。

王立老师在黔东南州、剑河县担任着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他不但为家乡的发展写提案、议案,而且还以实际行动来支持家乡的文化事业。

剑河县南寨镇柳富村是王立老师的故乡。该村原生态民族文化保存完好,民族风情浓郁,锡绣堪称世界一绝。为了推动村民对民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村委会想添制几支芦笙,但村里资金困难。2011年 12月,王立老师便用自已的稿酬,为村民们买了7支芦笙,并运回村里,实现了村民们的心愿。

无独有偶,20164月,王立老师为了不使芦笙这一民间艺术消失,他从剑河县委宣传部、信用联社、民宗局和农行等部门筹到6600元钱,请非物质遗产项目《苗族芦笙制作》县级代表性传承人唐胜明制作了15把精致的芦笙,特意送给南寨镇柳富苗寨小学,并请村里的芦笙手定期给学生们上芦笙课,传承和弘扬本土民族民间文化,丰富学生课余生活。

人物不论大小,绝大多数还是热情并心系着自己的家乡,只是有些家乡只需记着、牵挂着就好,而有些家乡不仅需要记着、牵挂着,更需要为它做些什么。王立老师虽然没有为家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的这份爱,同样爱得深沉!

  

金无赤足,人无完人。本想就一直这么厚道下去,不揭王老师的老底,但就像写作有写作的习惯,不写到没完,不吐够不会痛快。每想到此,脑海中会第一时间蹦出歌手烟锁清秋的一句话:“立哥呀,笨死了。”

当然,王立老师依然好好的,没有“笨死”。其实,王立老师也不是所以的都笨。比如他作曲都是电脑打谱,并且还非常快,几分钟十几分钟能搞定一首,因此还可以说他的电脑运用水平还是很高的!但要说把歌词从微信上传到QQ上,把歌曲上传到原创音乐基地,尤其是上传图,他就是搞不定,这实在是笨得可以。

没法说的王立,厚道得惊人、痴迷得过分、热爱得深沉,当然笨得那也是可以的。三菜一汤,不讲老少皆宜,还算晕素搭配标准到位。最后衷心祝愿王立老师的第二部乐谱集《蓑笠横江钓》出版顺利。

是为序。

2017年9月5日于北京

(作者系民进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北京昌平文联名誉副主席、河南郑州师范学院兼职教授)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