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为文学而活” ——有感著名老作家彭其芳 周 晖(湖南)

2017-08-23 02:47 来源:作家报 作者:责任编辑:李长洲
字号:T T
摘要: 2017.7.28-8.4(合刊) 第29、30期(总第1067、1068期)刊发“为文学而活” ——有感著名老作家彭其芳 周 晖(湖南)

“为文学而活”

——有感著名老作家彭其芳

周 晖(湖南)

“我是为文学而活!”7月9日上午,在《彭其芳文集》首发式上,一位银发苍颜而精神矍铄的知性老人站在主席台上,面对台下70余位文学界、新闻界的朋友,掷地有声地发出了自己的人生感言。他,就是首发式新书的作者、著名作家彭其芳先生。

八十四岁的彭老,从七十年代初期发表处女作后便开始了文学之路上的不懈跋涉。数十个春秋的风雨寒暑,他一路艰辛地走来:务农、做工、教书、下放、作家、主编、编审……丰富曲折的人生经历积淀着他厚重的文学素养;率真朴质的创作文风彰显着他可贵的精神品格。在文学之路上,他栉风沐雨、矢志不渝、砥砺前行。他用“为文学而活”的坚定信念,书写着平凡而卓绝的人生。

命运多舛,自强不息  挚爱文学的彭老,命途坎坷:早在八十年代初期,正当他文学创作上顺风顺水之时,身体却每况愈下,去省城医院检查,确诊为肝癌。这一晴天霹雳,几乎击碎了他的“文学梦”,然几经辗转就医后,他坦然了——“只要生命不息,就要创作不止!”从医院出来,他拿起了他心爱的笔,继续在文学的广袤天空翱翔。祸不单行,不久后,他的妻子中风瘫痪,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先生抱病一边精心护理性情变得乖戾的发妻,一边废寝忘食地写作。就在他拼命服侍病瘫妻子的18年间,他创作的散文先后在《人民日报》《文学报》《解放军报》《羊城晚报》《散文》《散文百家》等百多家报刊以显要位置发表,《情寄招屈亭》还上了中央电视台。

笔耕不辍,硕果累累  先生文学创作的路子很宽,涉猎到小说、散文、序跋、评论、诗歌、故事以及书信、日记、随笔等众多领域。

他的长篇小说爱国主义三部曲《天晓》《血海》《山魂》以及《桃花源新记》《桃花雨》《背篓秋色》《醉在旅途》《其芳散文选》《竹山夜话》等20多部散文集深受广大文学爱好者喜爱,有的还发行到了海外,选进了中学教科书。《中国散文排行榜》《中国散文大系》《中华散文集萃》等数十种经典版本亦辑入了他的散文。先生以博大的爱心,写家乡的山山水水、风土民情;以清新细腻的文笔,写身边的小人物、小事件,居所前拾荒凑学费的“红衣少女”,火车站“路遇”的助人为乐的“八字胡”,住院期间亲自送“我”拐杖的“谢院长”……品读这一篇篇情真意切的散文,如享受阵阵和煦的春风,心神在不知不觉中得以净化和陶冶。我想:先生奉献给读者的不正是难得的文化大餐么!

荣誉载道,德艺双馨  彭其芳先生“为文学而活”,活得充实,活得精彩。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桃花源》杂志首任编审的他,其文学创作上可谓“荣誉载道”。散文大家碧野、秦牧、林非、石英、王忠仁等都对他的散文给予了较高的评价;他的散文获得过“冰心文学奖”;他的长达500万字的10卷本《彭其芳文集》更是他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奋斗数十年的大总结,是他锐意进取穿越历史时空留下的最强足音,是他献给常德文学宝库的厚礼。被习近平主席接见过的常德市原政协副主席张新民发微博这样评价他:泰斗毕生为谁作,宏幅精品何其多;只为常德添异彩,不求功名任君说。《常德日报》著名文学评论家陈集亮先生热情洋溢地点赞他:德艺双馨为人品,丹青难写是精神。常德市文联副主席杨亚杰动情地感叹:彭老师把毕生的心血奉献给了文学,他的浓浓的故乡情怀,感染着无数的读者,他用他全部的精力和热情,宣传着常德,推动着文学创作,他的文品人品堪称楷模!

上善若水,扶植新人  在常德文学圈,彭先生有着通俗的尊称“抱鸡母”,意像母鸡“抱”小鸡扶植出了无数文学新人。他先后组建了“民盟常德市文艺支部”“常德散文家协会”“常德青少年文学研究会”;推荐数十位作家参加市、省、中央的协会;为上百位省内外作家的新书写序写评;为文学刊物《年轻时代》前后捐款几千元;为出书困难的著名诗人郑桦先生捐赠一千余元;长年为当年保姆的儿子提供学费;带领常德作家们为区县市图书馆、学校以及灾区赠书一千余册……他说:“我自己困难,但别人困难我还是要帮的。”全国“十大博客”之一的《常德日报》著名记者周碧华在微博中写道:彭其芳先生在笔耕不倦的同时,扶持了无数文学爱好者。诚然!笔者就是深受了彭先生的教诲而倾情于写作的。在《彭其芳文集》第七卷“序跋评论”中,就有他为我的两部散文集写的序和评论:情歌深深飘天际——序周晖散文集《永恒的情歌》、情爱深深的诗章——读周晖散文集《舞动的节拍》;还撰文《从教师到作家》在《常德民生报》上刊发,对我进行热情地鼓励。

彭其芳先生在文学之路上是在与时间赛跑!他说:“我的每一天都是金子般的宝贵。现在,我的文集出了,我的生命还是在运动。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光顾,那样的生命是没有价值的。” 八十四岁的他,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他欣喜地告诉文学朋友:我的另一部书稿又将面世,那是40篇散文的赏析!

一位文学界的领军人物,一位有着“文学泰斗”美誉的老作家,以有口皆碑的人品文品,以自强不息的笔耕精神,以令人仰慕的文学硕果,诠释了他“为文学而活”的初心。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